第十一章 演戏

上一章:第十章 布局 下一章:第十二章 夺经

努力加载中...

贺豹子百无聊赖地与几个小乞丐在赌钱,一抬头,就见到上次给自己送钱的肥羊,高兴地挥手招呼:“这里!我们在这里!”

在高昌都城死囚牢房中,唐笑正为能否活下去忧心忡忡。几个月前他带着随从刚踏入高昌,就被几个自称高昌捕快的黑衣人追捕。原本以为凭借泱泱天朝武林世家的声望,就算高昌国君也要礼让三分,谁知几个捕快却一点儿不给面子。刚开始唐笑并未将对方放在眼里,以为凭借自己一身武功,要在这西域小国脱身并不困难,谁知动手后才发现,几个捕快的武功居然远超过自己想象,不仅将自己一行彻底击败,甚至尽数擒拿活捉,无一漏网,自己在这死牢中一关就是几个月。

碧姬不解地问:“就算封上镖银走暗镖可以暂时骗过镖局,可唐笑收到石头岂不立刻就穿帮?咱们岂不死无葬身之地?”

“我依旧不会少公子一个子儿!”叶晓忙道,“只要公子助我度过眼前这难关,一二十万两银子对我来说,还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

“不至于吧!”云襄奇道,“叶家乃巴蜀巨富,几万两银子也不过是点儿小钱,令尊不至于为了这点儿小钱就改变决定吧?”

云襄接过信,斜着醉眼扫了一眼,只见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:情况有变,需追加二十万两,急!

叶晓迟疑了一下,吞吞吐吐地道:“若是往日,这一二十万两银子我自己也拿得出来,不过最近我手头正紧,别说一二十万,就是一两万银子我也有些困难。不瞒云公子说,这次冒险我瞒了家父,若再往里投钱,恐怕……最近家父正全面考察我和家兄,以便从中挑选一个继承家业,若发现我瞒着他挪用了如此大一笔银子,还净亏十万两,只怕我永远别想继承家业了。”

唐门七小姐许给了叶家二公子,虽然尚未过门,但私下里叶继轩已与唐功德以亲家相称。虽然是巴蜀巨富,但只有攀上唐门,叶家才算是有了长久富贵的保障。端起茶杯略啜了一口,叶继轩终于说出了今日的目的:“唉,我老了,想早日看到七小姐过门,也好了我这桩心愿。”

云襄淡然一笑:“既是合作,咱们就该坦诚相待相互信任。我向禹神发誓,赚到多少钱都有你一半。若短你一个子儿,就让我不得好死!”

“七姑娘年纪尚幼,老祖宗还舍不得放她出门。”唐功德叹了口气,“不过亲家翁不必担心,我会尽力说服老祖宗,了却你这桩心愿。”

云襄想了想,终于点头道:“好吧!就照叶公子所说。”

“我输了!”贺豹子颓然垂下头,“东西你拿走,不过还望大哥留下个名号。”

几个流浪儿像迎贵宾一样将他迎进街边的破庙,七嘴八舌地问:“你哥儿好久没来,是不是输怕了?”

云襄没有理会碧姬的惊讶,又对她吩咐道:“去请元杰过来,这趟镖我要他找人暗中护送,路上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。”

“你的主意?如今正是关键时刻,我岂能离开?”

肥羊似乎没有察觉贺豹子做的手脚,拈起两枚骰子吹了口气,信手往海碗中一掷,两枚骰子一阵乱跳,最后竟然是两个六点!

肥羊露出狐狸般的微笑,将那包东西连同那十两银子一并推到贺豹子面前:“东西我不要,我只要你帮我做点小事。”

叶晓松了口气,忙道:“护送公主的大事,本该由我亲自前往,不过最近家父正为立嗣的事左右为难,在下实在无法离开。所以我希望这护送公主的重任,由公子你亲自出马。我会聘请最好的镖师,再加上几名唐门高手,定能保公主和公子你万无一失。”

顾老板沉吟起来:“容我想想办法,一定不让公子失望。”

叶晓笑道:“你放心,见不到你的亲笔书信,我们不会轻举妄动。”

“你、你出千!”贺豹子气急败坏地跳将起来。却见肥羊笑着问道:“我出千?不知这两枚骰子是谁的?”

“谁说要筹银子?”云襄诡秘一笑,“咱们只需装几车石头,贴上封条让信得过的镖局送到高昌就行,所花不过几千两路费而已。”

贺豹子知道自己的把戏已经被对手看穿,而手中的骰子是不是水银骰子,他却不敢肯定。虽然心有疑惑,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赌下去。迟疑半晌,他心中又有了个主意,他先给向一个同伴使了个眼色,这才一咬牙将骰子扔入海碗。

“我凭什么要听你的?”少女的愤怒突然爆发,“你是我什么人?有什么资格吩咐我做这做那?就算你帮过家父,咱们也付了你银子,早已两清!”

叶晓大喜过望,忙对云襄连连拱手:“云公子这是帮了我大忙!能交公子这么个朋友,真是我叶晓三生之幸也!”

“那不就结了!既然他说需追加二十万两,咱们就照做,不然前面的投入就打了水漂。”

当碧姬听说云襄花了二十万两,仅换到一张借据时,差点没有将云襄吞了下去:“你疯了?咱们是要千别人的钱!不是自己掏腰包!”

清晨,薄雾如烟,四野无人。众人早早赶到郊外,为唐笑送行。

离开雅客居的路上,一个完整的计划开始在云襄头脑中渐渐形成,以观人术看过唐功德和叶继轩后,他知道这计划有相当大的把握。

“梦兰!”云襄有些意外,自从上次让碧姬侍寝后,柯梦兰就没有再搭理过他。不过云襄对此似乎并不在意,依旧用那种理所当然的口吻道:“明天碧姬公主要离开成都去西域,你护送她上路吧。”

这几个月与叶晓混在一起,云襄早已成了各大青楼的常客,凭着他的博学多智和年少多金,很快就成了青楼姑娘眼中的佳公子,添香楼的瑶红就是其中之一,几天不见就会差人来请。此刻寇元杰已发觉场中气氛有异,不等云襄回答便抢着道:“我这就回了她,就说你没空。”

“你说得倒轻巧!”叶晓挥手将几个姑娘全赶了出去,“咱们不知那边的情况,贸然追加银子,也未必能达到目的。”

半个多月后,当满载石头的镖车抵达高昌时,立刻有人持唐笑的信物前来接收。护送的镖师收到回执和佣金后,千恩万谢地打道回府,一路上都在为这趟镖的顺利暗自庆幸,谁也没想到这次护送的只是几大车石头。

“不,我这就去。”云襄不理会柯梦兰眼中的绝望和凄楚,行若无事地道。话音刚落,柯梦兰已狠狠一掌掴在他脸上,嘶声骂道:“你去死吧!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!”说完捂着嘴转身就跑,差点与过来的金彪撞了个满怀。金彪已将方才的情形看在眼里,不由狠狠地指了指云襄,却不知说什么才好,只得转身去追柯梦兰。

贺豹子恍然大悟,盯着狐狸问道:“凭大哥的本事,咱们这点东西肯定不会瞧在眼里。你几次三番输钱给我,定是有事相求吧?”

贺豹子抄起两枚骰子仔细一看,才发现它们是自己的灌铅骰子。对方第一次用水银骰子换了自己的灌铅骰子,这次又用灌铅骰子换了普通骰子。贺豹子突然意识到,自己所有把戏对方早已一清二楚,并针锋相对地使出更为巧妙的手段,他不是肥羊而是狐狸!

“那咱们前面的投入,岂不就白白打了水漂?”云襄很是不甘。

雅客居是成都一处知名的酒楼,规模不大,接待的却都是巴蜀一带的头面人物。这里无论从环境到菜品还是上菜的伙计,真正做到了一丝不苟。所以当唐功德看到一个陌生的伙计笨拙地端菜进来时,不由随口问了句:“新来的?”

“不过这次要委屈公子。”顾老板不好意思地搓搓手,“叶继轩这次没有邀请旁人,所以我只能安排公子假扮斟酒送菜的小厮。雅客居的老板与我交厚,我已推荐你到他那儿做几天小厮,不知公子能否屈尊?”

云襄默默接过信看了看,淡然道:“备马,我要为碧姬公主送行。”

“这张白条管什么钱?”碧姬气得满脸通红,“再说咱们到哪里去筹这二十万两银子?”

“废话,唐笑与我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当然没问题!”

“放心!唐笑会配合咱们。”云襄悠然一笑,对碧姬挥挥手,“为我研墨,我要给他写封信。”

“好好干,我不会亏待你们。”狐狸笑眯眯地拍拍贺豹子肩头,然后转身出了庙门。贺豹子突然想起还不知道对方名字,忙追出大门问道:“大哥怎么称呼?”

叶晓叹了口气:“家兄愚鲁,按说我最有资格继承家族事业,何况我与唐门七小姐还有婚约。最近家父体弱多病,有意将生意全部交给我打理。若在这节骨眼上发现我账上短了十万两银子,老头子非宰了我不可。家父一再告诫,像咱们这样的人家,再怎么奢侈浪费都没多大关系,就怕胡乱折腾。所以这事还要公子帮忙,先帮我遮掩过去。”

对着寥寥几页信纸看了半晌,确信已将之牢记于心后,云襄这才将信纸凑到烛火上烧成灰烬。然后他铺开纸墨,飞快地写下了一封书信,让下人叫来寇元杰,将信郑重地交给他:“将这封信立刻飞传寇门主,他看到信后,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云襄心知这是要将自己这个最大的债主支开,免得影响他争夺嗣子之位。云襄也不点破,只为难地摊开手:“我一向养尊处优,对西域更是一无所知。这等大事还是委托别人吧,在下实在难以胜任。”

“这个比钱更重要!”云襄笑着将借据仔细收了起来。

这个时候只要肥羊被小蛇引开视线,贺豹子就能将灌铅的骰子神不知鬼不觉地换回来,这一招早已屡试不爽。谁知这次肥羊竟对脚边的小蛇毫不理会,抢在贺豹子出手之前一把抄起骰子,跟着一脚踏住小蛇,不以为意地笑道:“一条小毛蛇,别坏了我的赌运。”说着将骰子往碗中一扔,只听一阵叮当乱响,最后也是个豹子。

“一个五一个六,十一点,赢面不小啊!”肥羊说着正要去拿骰子,一个流浪儿突然一声惊叫,跳起来踢翻了海碗,边跳边叫:“哎呀哎呀,我让蛇咬了。”众人一看,只见他屁股上果然钉着一条小蛇,趁众人七手八脚地帮他弄掉小蛇的混乱当口,贺豹子已抢先捡起两枚水银骰子,当他将骰子放回海碗时,已将之换成了先前准备的普通骰子。他不信肥羊用普通骰子也能掷出豹子。

云襄摸摸火辣辣的脸颊,面无表情地示意寇元杰带路。二人登上门外等候的马车,马车立刻辚辚而行。暖车中,寇元杰打量着神情木然的云襄,嘴角不禁露出幸灾乐祸的微笑。

“是!”那伙计低眉顺眼垂手作答,但唐功德却觉得对方有一种莫测高深的气质,不过听到对方呼吸滞重,脚步轻浮,他又暗笑自己有些多疑。挥手让那伙计退下后,他转向对面那咳嗽连连的老者:“叶老弟,你这身子……”

肥羊随意翻看了一下,这些东西虽然值不了十两银子,却也差不了多远。他勉强点点头:“好吧,就算你十两银子,咱们一把定输赢!”

骰子一阵滚动,最后却是一个三一个二仅五点,贺豹子傻了眼,自己特制的骰子,再怎么失手也不可能一个六点都没有!就这一愣神,肥羊已抄起骰子,笑着信手一掷,只听骰子一阵滚动,最后是一个四点一个五点共九点。肥羊哈哈大笑:“九点!我先赢一把!”

肥羊脸上露出一丝轻蔑,收起银子就要走,贺豹子连忙拦住道:“你等等!”他向几个流浪儿使了个眼色,几个人犹犹豫豫地从神龛后的老鼠洞中掏出一个小包。打开一看,里面有碎银、铜板、玉镯、银钗等小东西,有些东西明显来路不正。贺豹子将那包东西放到破桌上:“这是我们所有积蓄,差不多也值十两银子,你看怎样?”

马车停下来,云襄下车时已是满面春风,对迎上来的老鸨爽朗大笑:“瑶红姑娘在哪里?快让她前来迎接本公子,今晚我要与她一醉方休!”

云襄草草浏览了一遍,将信还给叶晓:“这没问题,我明日就派人将公主送去。”

“你条件倒真多!”狐狸无奈摇摇头,只得草草将水银骰子的用法教给了贺豹子,这才将自己所托之事悄悄告诉了他,最后叮嘱道,“以后我每隔三五天就会来这里见你,希望你别让我失望。”

千门中人信奉祖师爷大禹,这算是最郑重的誓言了。碧姬望着满面诚恳的云襄,心中突然有点依依不舍,不禁莞尔道:“你若短我一两银子,我今生就一定会缠上你,让你永远都别想逃脱我的纠缠!”说着不等云襄明白,她已红着脸逃了出去。

“那就再追加二十万两银子呗。”云襄不以为意地将信还给叶晓,继续与身旁的姑娘嬉戏调笑。

还真将别人当成了傻瓜。云襄心中暗自好笑,脸上却满是遗憾地连连摇头:“二十万两银子对我来说倒是不成问题,不过你叶家可是巴蜀巨富,你却一个子儿不出,怎么让我相信这投入没有风险?”

“这不是钱的问题。”叶晓急得连连跺脚,“这事在计划之初咱们就知道风险不小,这点钱咱们也都还亏得起。我能坦然告诉大家计划失败,净亏四十万两银子,却未必能说服大家再追加投入。咱们都不是第一天做买卖,谁都知道亏钱的生意千万不能再投入。”

半个月之后,当唐笑的亲笔信送到叶晓手中时,他总算松了口气。他匆匆来到芙蓉别院,将信递给云襄:“这事总算有了点儿眉目,唐笑信中说,现在只要护送碧姬公主回到高昌,忠于她的兵将就将聚集到她的麾下,一举除掉叛王,夺回王位!”

“要不,云公子将这二十万两独自扛下来?”叶晓满是希翼地望着云襄,“唐笑咱们都信得过,他说再追加二十万两,肯定是有把握。事成之后咱们按投入分享利益,云公子将成为最大的东家。”

云襄叹道:“二十万两不是小数目,我虽拿得出来,却也不能独自冒如此大的风险啊。”

云襄没有留意到碧姬异样的表情,他的思绪已沉浸在自己的构想中。只有将碧姬送到安全所在,他才能放开手脚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计划。信步来到后院,云襄轻轻吹了声口哨,黑暗中传来“吧嗒吧嗒”的脚步声,一只巨大的獒犬慢慢来到云襄跟前。云襄伸手想拍拍它的头,它却本能地后退避开。云襄见状不由笑道:“阿布!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,摸摸你都不行?”

“唐笑会配合咱们?”碧姬这次彻底糊涂了。

贺豹子向几个流浪儿使了个眼色,见他们都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,这才从怀中掏出那两枚灌铅的骰子,握在手中往掌心吹了口气,猛地往碗中一扔,口里大叫:“豹子!”

“好,就依你,你先来。”肥羊大度地答应下来。

“是!”那伙计垂手退了出去。出门后,他脸上的惶恐一扫而空。从方才的只言片语和两次观察中,他已经证实了关于叶家的一些传闻。叶继轩劳碌一生,已经到了不得不放手的时候,但他依然还没有选定继承人。这就像鸡蛋上出现的裂缝!更让人意外的是,唐功德与唐功奇除了年纪差着几岁,外貌竟十分相似,不愧是嫡亲的兄弟。

“那是我的主意。”

“我不是要和他把酒论交,哪怕只远远看他一眼都行。”云襄忙道。千门中有阅人之术,他想亲眼看看这个一方霸主,真正对他有所了解后,才有信心在他眼皮底下实行自己的计划。

“唉!老了,不行了!”对面那面色疲惫的老者遗憾地摆摆手,虽然年纪比唐功德要小得多,不过看起来他却要苍老得多,“三天两头地生病,让亲家翁笑话了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当云襄回到芙蓉别院,就见唐功奇迎出来,将一封信递给他:“柯姑娘走了,金彪也走了。你现在越来越像我们需要的人了。”

云襄哈哈一笑:“这样更好!我也不想引起他们的注意!”

贺豹子满腹狐疑地抄起骰子,仔细一看才发现,这已不是自己熟悉的灌铅骰子。就在肥羊第一次出手时,他已将两枚灌铅的骰子换了!看对方那成竹在胸的模样,这两枚显然也不是普通骰子,很可能就是传说的水银骰子!贺豹子只听说过灌水银的骰子,要几点就能掷几点,不过在不知诀窍的人手里,它又跟普通骰子一样,所以不需要换来换去。

待他离开后,云襄这才对门外高喊:“来人!让碧姬公主前来伺候。”

贺豹子连忙点头:“你放心,这等传递消息、散布流言、造谣惑众的小事咱们最拿手!”

贺豹子狡黠一笑,从怀中掏出方才换下的两枚骰子:“这是水银骰子吧?大哥先教我怎么使,我再考虑是否帮你做事。”

几个流浪儿两眼放光,兴奋地交换着眼神,最后将目光集中到贺豹子身上。只见他从容地从怀中掏出几块碎银,拢到一起放到桌上,为难地道:“我这里只有五钱银子,咱们就以五钱银子一把,如何?”

云襄对柯梦兰的反应有些意外,一时无言以对。这时寇元杰突然进来,在廊下对云襄道:“添香楼的瑶红姑娘差人来请,马车就在门外。”

寇元杰见信封得严严实实,也没有多问,点头退了出去。父亲看到信后,自然会回信告诉他内容,他不怕云襄搞什么鬼。

两枚骰子叮叮当当一阵滚动,最后果然俱是六点朝上,包赢不输的豹子。贺豹子暗自舒了口气,虽然这种灌铅的骰子十次有九次能掷出豹子,但这次赌注太大,他还是怕有什么意外,所以坚持三局两胜,这样才有十足十的把握。

回到芙蓉别院,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,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。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,二人客套寒暄后,云襄立刻开门见山:“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,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?”

叶晓想了想:“要不这样,咱们先约见几个合伙人,看看他们能拿出多少,不够的就由咱俩平摊。不过我现在拿不出现银,所以只有给公子你打个欠条,一旦这项投入见了效益,我连本带利一并奉还!”

老祖宗是唐功德生母,唐门硕果仅存的长辈。叶继轩见对方抬出这天牌,只得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。此时门扉轻启,方才那个上菜的伙计又端茶进来。叶继轩面色一沉:“怎么搞的?连门都不敲,不懂规矩?”

那伙计吓得面如土色,垂手不敢作答,额上冷汗涔涔而下。唐功德见状笑着摆摆手:“算了,你退下吧。没有传唤,不得擅入。”

回到别院,就见顾老板已等候多时,见云襄回来,他终于舒了口气:“今晚叶继轩在雅客居宴请唐功德,你可以在那里见到唐宗主。”

这两个月来,公子襄全然不为高昌的事操心,整天只是吃喝玩乐。当叶晓找到他时,公子襄正在桃花山庄与一干姑娘饮酒作乐。

“若这项投入最终打了水漂呢?”云襄问。

“大家请回吧!”唐笑团团一拱手,“半个月后我就能赶到高昌,最快一个月内就有回函。大家见到我的印鉴和亲笔信,再决定是否向高昌放款。”

“我叫寇元杰!”狐狸又露出那种莫测高深的微笑,“千万别告诉别人。”

“这一把平手,咱们再来。”贺豹子笑着抄起骰子,心中并不担心,虽然这次没有换回骰子,不过下次还有更狠的招。他将骰子在口边吹了吹,再次往碗中一掷,口中大叫:“豹子!”

“就一把?”虽然有必胜的把握,贺豹子还是有些心虚,商量道,“一把是不是不过瘾?还是三局两胜比较好。”

片刻后碧姬来到房中,云襄叮嘱道:“明天一早,唐笑将带人动身去高昌,随他前去的可都是老江湖。让你的人作好准备,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。”

云襄眉梢一跳:“太好了!有劳顾老板安排。”叶继轩就是巴蜀巨富的叶家之主,能同时见到巴蜀地界两大头面人物,云襄自然喜出望外。

“云公子你快看!”叶晓顾不得有粉头在场,急忙将唐笑的信递过去,“你快拿个主意!不然咱们都得玩完!”

目送着唐笑一行纵马而去,云襄与寇元杰交换了个眼神,心领神会地微微颔首。昨晚那封信将赶在唐笑之前送到寇焱手中,就算碧姬的同伙有什么闪失,魔门也一定有办法将破绽补上,云襄对此深信不疑。

唐功德笑而不答。叶家有两个儿子,长子叶翔是叶继轩前妻所生,虽生性愚鲁,却敦厚善良;次子叶晓为叶继轩续妻所出,虽聪明伶俐,八面玲珑,却是个有名的纨绔。本来叶继轩有意将家业传给宠爱的次子,又怕他生性浮滑,不是守业的料。长子固然稳重,却又少了商人的精明,难保将来不会被人所欺,所以叶继轩至今还在两个儿子间摇摆。唐功德希望自己未来的女婿能成为叶家之主,便用儿女婚事给叶继轩施加压力,希望对方早做决定。

不过掷出豹子还只是第一步,这种骰子若落到对方手中,他也有可能掷出豹子,更可能发现骰子中的秘密,所以还得先这两枚特殊的骰子换回来。几个流浪儿早已配合默契,一人悄悄将一条小蛇扔到肥羊脚边,另外一人突然指着蛇大叫:“有毒蛇!”

二人商议停当,立刻召集几个共同出资的富家公子,果然如叶晓所料,几个人再不愿拿出更多的钱。叶晓只得与云襄各自分担十万两,并照约定给云襄写下了十万两的借据,由云襄择日将总数二十万两银子给唐笑送去。

见云襄态度坚决,叶晓只得让步,答应另找合适人选。二人商议停当,叶晓这才告辞。待他一走,一旁听得多时的碧姬奇怪地问道:“唐笑那信是怎么回事?”

碧姬眼眸中闪出兴奋的光芒,猎物终于开始接近陷阱了!

经过几个月的调养,那只濒临死亡的斗犬竟奇迹般活了下来,只在肩头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。此刻这头獒犬不像别的狗那样在主人面前摇尾撒欢,却像个骄傲的武士立在云襄面前,刻意与他保持着距离。面对云襄的调侃,它吝啬地动了一下尾巴,然后回头望向身后。云襄顺着它的目光望去,才发现后院的山石下,尚有一个红衣少女悄然而立,方才阿布就是从那边过来。

唐笑正在胡思乱想,就见一个黑衣汉子来到牢门外,将纸墨笔砚递了进来,喝道:“我说你写,错一个字,老子割你一片肉下酒!”唐笑知道对方绝非虚言恫吓,曾有随从为了救自己,已被他们烹杀。他们的野蛮恐怖彻底击垮了唐笑的反抗之心,虽然明知写这样的信就如为虎作伥,会将自己朋友的钱骗个精光,但与自己的性命比起来,钱已经不重要,何况那还是别人的钱。唐笑战战兢兢地铺开信纸,这样的信他已写过一封,不再感到有什么内疚和不安。

“聪明!”狐狸眼里露出一丝赞赏,“你放心,我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“你若现在不走,恐怕永远都别想走了!”云襄冷冷道,“自从别人投下第一笔钱,就早已将你严密监视起来。你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眼中。只要有任何一点儿破绽,你就别想平安离开成都。趁现在你还未露出马脚,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。只有远离巴蜀,你才有命去花那些银子。”

“怕?”那肥羊顿时急红了眼,“啪”地一声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,“老子今天带了十两银子,有本事全部赢去!”

碧姬咬着嘴唇迟疑半晌,犹豫道:“我若离开,怎么相信你不搞鬼?”

“你是否信得过唐笑?”云襄笑问道。

将顾老板送出门后,云襄回到自己房中,仔细关上房门,这才从袖中拿出风眼的信。将厚厚一叠信纸抽出,草草看了一遍,然后从中抽出几张仔细铺在桌上。剩下的则随手塞入抽屉。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正意图,他要风眼调查的东西多而繁杂,就算风眼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兴趣所在,有关唐门和叶家的情报,在所有汇报中并不占多大比重。

没过多久,唐笑的亲笔信如期而至。叶晓立刻取出众人存在钱庄中的银两,雇最好的镖师送往高昌。在焦急等待一个月之后,唐笑的第二封信又送到叶晓手中。匆匆看完信,他慌忙出门去找公子襄。

顾老板满面惊讶:“公子消息真是灵通,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。唐宗主一向行事低调,不喜应酬,常人要见他实在不容易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